天落落

你是我的荣耀

再逢人间又一春⬅️词在子博|随便玩玩

© 天落落
Powered by LOFTER

又是一年529将近,依旧爱您=3=

【肖叶】有所思 二

前文 



再一次遇见叶修是在思葳湖旁,那人正仰面朝天躺在草丛上头枕双臂。暖阳将他面容镀得模糊,肖时钦却是一眼便认出了他。算来他们仅有一面之缘,二人之间又隔着师长的辈分,肖时钦尚在踌躇犹豫间,身旁一人早已往那边上一坐,开口就是难易忽略的熟稔。

“喂,老叶!你怎么一个人躲在这里?肯定又是在偷懒了是不是?”说话的名为黄少天,与他是共住一间校舍的同学。此人性格开朗爽直,一言一语间难掩与叶修的亲近。

“真是难清静。”叶修依旧合着眼不为外物所动,眉眼间却无一丝排斥。“躲在哪里都能被你发现了。”

“你这分明光明正大得很,为人师表好歹揣摩一下端庄自持四个字。”

“瞧你这话说得...

@0529叶修生贺组 
宝宝超可爱qvq 又软又甜忍不住各种上下其手戳上去就会上瘾 快递送到门卫的时候很焦虑得对亲友说我的娃会不会被人拐带(sjb
就素可爱得令人窒息!立马下单各种衣服play!
本子做得超级好看 腰封和封面的烫印一眼就洋气得令我立马有吹上一千字的冲动(不夸张
还没仔细看文 打算找个时间静下心仔细感受一下各位女神各角度花式吹叶神功
一翻图册我一秒尖叫如同zz 许久不见女神的叶叶 好看 除了好看我仿佛不会说第二句人话
感谢策划感谢主催
一开始让我填词的时候其实我内心是拒绝的毕竟真的很久没开文档了但是吹叶技巧仿佛刻入骨髓轻轻松松
令我很开心很满足的是有人在我紧张羞涩地填完后说看出来你是

一条咸鱼累得只能repo一个签绘

修修生日快乐
最明亮的星辰
最不朽的荣耀

大哭 想写的贺文没有写 想填的贺贺没有填 修修继续爱我qvq

【肖叶】有所思 一

进入五月叶修月~立马攒足劲儿回来拔草耕耘

细节勿追求,本人工科文盲(。)

冷西皮要自造糖_(:з」∠)_


人力车晃悠悠地压过柏油马路停在了学校门口,肖时钦一抬头便将朱门红墙碧瓦飞檐尽收眼里。他右手拎着一只黑皮箱子,左手上搭着一件天水碧的短褂外衫稳稳地跨下车。周天的傍晚人流少,这时辰里气派的校门建筑前是冷冷清清的。肖时钦在几步之遥外独自站着,将匾额上的铁画银钩瞧得仔仔细细。

他是旧式家族里的长子嫡孙。在这个大厦将倾未倾的年代里,总有些老派的富贵家门渐渐显露出颓势,半只脚踏上了末路,也只有刻进骨子里的骄傲矜持自欺欺人般堪堪掩盖住陈朽的内在。肖家夫人是个足不出户的大家闺秀,从小...

[黄叶]玉楼春 2 (上)

1  第一章←

隔了这么久都快忘记自己想好的剧情了。。。边写边努力回忆

每次一到考试就想写文这大概真的是无药可救的病了(。没时间完成下篇,先短短更一个

#大写的哦哦西

#文笔不必认真_(:з」∠)_

#讲真,好想看各种武侠play 好饿


叶修与黄少天抵达客栈时已是傍晚时分,天边残阳正烧出一片残喘火光。

走了半日光景,这一路上叶修被黄少天不停歇的絮絮叨叨扰得烦不胜烦,起初那一点儿温情也早已在心里转个圈儿磨得一干二净。才堪堪勒住马,叶修便一跃而下径自进了客栈。黄少天高坐马上,瞧着叶修的背影摸摸鼻子轻笑出声,又似乎想到了些什么,一挑眉,眼底的趣味尽数...

[王叶] 焉知非福 5

1  2  3  4


#短短更一发,老王三分之二掉线

#有原创人物助攻


5


有客临门,白芷却落得无事一身轻。

伤者的一应大小事务,从包扎熬药到换衣擦身,王杰希概不假手他人。白芷瞧得分明,那人看着浑身狼藉倒仅仅只是手肘上伤了一处,并无大恙。可自家少爷硬生生在他床边坐了一宿。她心思玲珑剔透,将王杰希熬红的眼角看在眼里,个中意味说不清道不明,都妥帖藏进了心底,不再多言。

此时天方擦亮,王杰希手中捧着一碗药汁又进了房,白芷安静地候在门外。床上那位贵客大抵是睡足了,往被褥里缩了缩,眉眼微动。王杰希自是瞧见了,只是未及床沿...

[周叶] 心照不宣 1

#没什么意义的生活小故事,death week太苦突然很想看看他们也被期末苦一苦((( 大概会是个合集(?

 #本宝宝放假啦,圣诞来了冷死啦。时差狗寂寞空虚冷,只好让偶滴心肝们拥抱取暖

 #一切学校城市都是依据我学校来瞎掰得,不要认真

 #和友人吐槽我写现代文真得是很土,我回去自high焉知非福了

#OOC



周泽楷第一次遇见叶修,是在一辆巴士上。


Episode A


1


他刚刚于几日前飞过十二小时的时差,远跨重洋辗转来到这个位于A国中东部的...

[王叶] 焉知非福 4

1  2  3


4. 


叶修怀里正揣着一包蚕豆悄无声息地缩在王杰希房外的一处檐梁上。

夜里月悬中庭,时有时无的凉风裹着远处小荷塘送来的清香。当是良辰美景,大抵在叶修看来还是美不过这怀里炒得香喷喷的几颗蚕豆。他手里剥着蚕豆壳,视线却堪堪聚焦在室内一灯如豆下。

此时王杰希还未就寝,点着灯烛坐于案前。纸镇下压着数日前意外获得的那张纸,许是因为包过药材,他恍惚觉得鼻端似乎也隐隐萦上一股药香。指尖触及纸面,顺着方正浓墨一笔一划缓缓描摹了遍,笔锋圆润字迹端正,古怪的恰恰是端正过了头,没有了常人下笔时的浑然天成,横竖间掩盖不住得刻意。

这一...

[全职/黄叶] 玉楼春 (一)

好久没写文了_(:3 」∠)_感觉腿有点软【【【(互粉)

另外那啥,不要问我为什么!我这么心软的人后面肯定有转折_(:3 」∠)_


玉楼春 


楔子

   邱非是在城门口被拦下的。


   夜里正值月挂中天,晒得冲面而来的刀光剑影一片冰凉。四下渺无人烟,路旁两边房屋门窗紧闭,莫名衬出一股森冷杀意。眼前为首一人稳稳跨于马上,脸上是一贯的诚诚恳恳,可眼底的狠意和欣喜复杂交错,烧得眼眸透亮,藏也藏不住。正是许久未见的刘皓。


   邱非心下不由一紧,下意识握紧手...

 @再逢人间又一春  ←←←诶嘿诶嘿诶嘿【【【【配上my雨的图特别逼格高。

【全职高手】【双叶】困兽之欲

天窗:http://doujin.bgm.tv/subject/17789

印调:http://vote.weibo.com/vid=2453218&source=feed

【剑三】【策花】家有小儿

[策花]

#家有小儿搞基时请注意#。


京墨对自己是如何进的万花谷已经记不清了,依稀只记得孙老先生领着当时方才七岁的自己去见了一个人。孙老先生管他叫观止,京墨年纪小当时只觉得这人不仅长得好看就连名字都是好听。此后,便拜了师算正式入了万花。

自家师傅修的是离经心法,一双手常年拿着针,捻着草药,在药庐里一呆就是一整天。可京墨长年累月得相处下来,瞧得清楚,师傅骨子里埋着快意恩仇的洒脱与恣意江湖的豪气,被他表象的冷静自持藏得妥妥帖帖,不露一丝痕迹。将军管这叫闷骚,京墨晃着脑袋听得似是而非。

将军姓李名故晨,那身红底银甲一眼便知是天策府里出来的将军。京墨还记得自己刚到这里的那会儿这位将军时常在谷里出没,往自己嘴里...

OTP Challenge 三(高绿)

看电影(3/30题)

我果然做不到日更…………】

 

“都是因为真酱浪费时间在寻找幸运物才会导致我们错过电影时间!”

“幸运物的重要性你这个蠢货是不会明白的。另外,看电影才更浪费时间吧?”

“那现在怎么办呀?!”

“正好,反正我本来就只是勉强来这个无聊的地方。”

“真酱真是诚实得让人讨厌QAQ。啊我不管!真酱要补偿我和这两张没有实现价值的电影票!”

 

无论过程是高尾如何生拉硬拽死皮赖脸动用浑身解数,抑或是绿间从来未曾真正拒绝过高尾的一切要求,意外的最后两人一起返回了高尾的住处。

 

房间被紧紧地拉上窗帘阻拦住光线侵略的脚步。昏暗的室内只有电视荧屏发出的微弱光芒。在这个静谧得仿佛独立开...

OTP Challenge 二(高绿)

亲吻某处(2/30题)

废话特别多的我。。。。。】 


眼泪这种东西,对于青春期少年来说,是十分可耻的。

不过,总有那么些时候,再强大的人也会被击倒褪去坚强的外袍裸露出难见的脆弱内在。况且高尾从来没把自己定义在能够顶天立地犹如铜墙铁壁一样的存在上。

虽然这么说,高尾还是在心里想尽一切借口来安慰自己。


就连小真那样的人也有躲在角落趁着雨水偷偷掉眼泪的时候,没什么大不了的嘛。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啊,对了。只是眼睛流汗了。

流泪什么的才不是女孩子的专利吧,为什么要在精神上剥夺男人应有的权利呢?

啊被小真看到又要被嘲笑了。

反正,就放任自己一...

OTP Challenge 一(高绿)

牵手(1/30 题)

 

高尾和成第一次见到绿间真太郎时,和很多人一样,对于他绷带缠满手指的左手充满了疑惑和好奇。

 

不过绿间真太郎本来就是个奇怪的人,无论从内到外,也不缺这一点了。

 

高尾心里嘀咕着,却还是忍不住把眼光焦点在绿间正在写字的左手上。似乎因为绷带的关系手指显得更加修长,在下笔前的停顿间下意识地转起手上的笔时,透出一股细微的诱惑。这样灵巧的手指似乎同时在高尾心底挠起了痒痒。

 

对绿间左手绷带的在意,在高尾内心如同滚雪球般与日俱增的同时,渐渐扩展到对绿间这个人。直到高尾发现似乎有什么在毫无知觉的情况下失去了控制。

这个念头自从在他脑内萌芽到日渐壮大的趋势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