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落落

你是我的荣耀

再逢人间又一春⬅️词在子博|随便玩玩

© 天落落
Powered by LOFTER

OTP Challenge 二(高绿)

亲吻某处(2/30题)

废话特别多的我。。。。。】 

 

眼泪这种东西,对于青春期少年来说,是十分可耻的。

不过,总有那么些时候,再强大的人也会被击倒褪去坚强的外袍裸露出难见的脆弱内在。况且高尾从来没把自己定义在能够顶天立地犹如铜墙铁壁一样的存在上。

虽然这么说,高尾还是在心里想尽一切借口来安慰自己。

 

就连小真那样的人也有躲在角落趁着雨水偷偷掉眼泪的时候,没什么大不了的嘛。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啊,对了。只是眼睛流汗了。

流泪什么的才不是女孩子的专利吧,为什么要在精神上剥夺男人应有的权利呢?

啊被小真看到又要被嘲笑了。

反正,就放任自己一会吧。

话说回来,眼泪这种东西,到底是怎么形成的啊?

 

纵使脑内世界如何天马行空无限外扩,高尾仍然无法抑制心底的酸楚层层涌出。在眼底氤氲水汽凝结成泪珠打转再任性地滚出眼眶,来势汹汹。

日暮夕阳的光辉带着疲懒的味道吝啬出现在这个角落。

高尾把头狠狠埋进臂弯中,曲起腿努力缩着身体,试图让自己以更加心安的姿态面对世界。

 

绿间推开门,环视了一圈,在一面隔栏后看到那个熟悉的头顶。他推了推眼镜,略微皱起了眉头。踌躇了一下过后似乎下定决心般迈开步子走上前去,翻过隔栏在高尾身边坐了下来。

 

这种陌生的状况让绿间有点手足无措。记忆中身边这个人无时无刻不是张扬着那张十分欠揍的笑脸。从未看过,这样脆弱的高尾和成。

对于绿间来说,自己完全可以选择撒手离开。这其实更加符合自己的性格吧。但是怎么就这么轻易地放任自己陷入这样尴尬的情境里呢。

 

我只是为了一会儿的免费车送而已。

 

绿间顺利地找到一个令自己十分满意的借口,然后心安理得继续面对这个沉默的现状。眼睛的余光里看到旁边这人没有因为自己的突然出现而有任何反应。绿间抿紧了嘴,第一次那么强烈的希望自己能把安慰的行为做得如何得心应手。

 

其实在绿间出现在这个天台开始,高尾就不由自主地把精神高度集中在一切与他有关的声音上。因为遮着眼睛的缘故,听觉变得更为敏锐。那些好像被瞬间放大的声音让高尾无法控制的心跳加速,甚至忘了继续流泪。

高尾在臂弯里睁开眼睛,触目所及依旧是一片黑暗。

正在任由脑内繁杂思绪胡乱猜测绿间行为的时候,有什么轻轻按住了自己的头,带着宽慰的意味。高尾猛地抬起头,对方却向着另一个方向撇过脸,只能看到下巴好看的曲线和抿紧的嘴角,伸出的手掌却依旧稳稳当当地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温柔姿态停留在自己的头上。

 

绿间觉得这样伸手像对待孩子一样摸着高尾的头的自己简直太蠢了。这种别扭的挣扎却在听到对方吸了吸鼻子委屈地叫了声“真酱”的下一秒消失殆尽。绿间在他看不见的地方轻声叹了口气,然后突然转身与高尾面对面。

 

高尾有一双很厉害的眼睛,虽然绿间从来不想表扬他。这双鹰之眼同样有着好看的外观。绿间的手轻轻地抚过这双眼。睫毛上还沾着眼泪,眸子里却像被冲刷过般干净纯粹,映透着落日余晖美得有点惊心动魄。

眼底还带着一丝委屈和郁闷。

这家伙……………

 

绿间伸出双手捧起高尾的脸,在他的眼睑上轻轻地落下一个吻。

 

“你的眼睛,不是用来哭的。”

 

高尾呆愣得看着绿间,被吻过的地方似乎还带着这人的温度,渐渐灼烧起来烫在了心底。

察觉到对方要起身,高尾回过神迅速拉住绿间的手。仰起头对着绿间展开今天第一个笑容。

 

“对。我的眼睛,会用来一直注视你的哦,真酱~”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