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落落

你是我的荣耀

再逢人间又一春⬅️词在子博|随便玩玩

© 天落落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韩叶】fire

好吧我承认,洋文儿题目纯粹在装逼(。

====================

Fire


全明星结束后,韩文清独自一人坐在比赛席上一动不动地面对着早已黑屏关机的电脑,仿佛对周遭从繁华喧嚣到清冷寂静无动于衷。
他只是和屏幕中的自己对视着。
韩文清一向都知道自己不苟言笑的面目在私底下被人怎样品论着,也最清楚这是怎样一双眼,眼底是怎样燃烧着火焰带着毁天灭地的决心和力量。比起他人,自己总是看得最通透。
勇往直前的人很少会去在意被抛在后头的那些,前路的艰难险阻也只会成为通往成功与荣耀的推动力。所以浪费时间在多愁善感诸如此类上的事韩文清向来不屑一顾。

但是今天似乎不一样。

耳边还萦绕着那些震耳欲聋的欢叫和掌声,随着心跳声一下一下敲得耳膜发疼。韩文清闭上眼睛握紧了拳头,试图去克制从灵魂深处升腾而起的颤栗。

他在回味。

第十年的职业赛场。第八年的全明星周末。还有,更多年的那些日日夜夜,属于他的荣耀。
分秒胜负的动人心魄,厮杀征伐的热血拼搏。甚至鼠标键盘的平滑触觉和温度都被指尖铭记着镌刻在心底。
一点一滴被岁月沉淀出厚实的砂砾。抹开就能看到一个珍藏心底的世界。
和另一双眼。

韩文清猛地睁开眼睛,愣愣得直视屏幕中的自己。

那是一双和自己截然不同的眼睛。
总是微微垂着眼皮略微遮掩清浅平淡的眼眸,透着股子疲懒困倦,偶尔抬起眼看人时眼底却藏着让人恨得牙痒的促狭。
一眼望过来,穿过重重时光,波澜不惊。

心底突然烧起一团火,不猛烈,却让人坐立不安。韩文清站起身,略微顿了顿后干脆地转身去开门。
有人面对着房门靠墙站着,听到声响抬起头。


又是那双眼。隔了十年光阴,隔着人事已非,跋涉沧海桑田,又是走进了谁的心里?

叶修抬手拿掉原本叼在嘴里的烟,上下打量着韩文清,挑了挑眉,低声轻笑。
“怎么,终于被我抓到自己偷偷躲起来伤心了?”
“无聊。”
“老韩咱俩可别见外啊,我看着你们霸图那群人上车时不见你人影特地来这儿等着呢。在我面前也就别装了啊。”
韩文清在叶修面前站定,眼角瞄到散落一地的烟头,皱了皱眉眉却没开口说什么。抬眼直视叶修。

“呵,别是被我说中了吧?”

叶修一脸促狭地看着自己,眼睛慵懒地半眯着,透过睫毛可以看到眸底清晰的自己,韩文清只觉心底好像被人挠了一把,痒痒的。

“今天有什么感觉?”
“能有什么,全明星这事儿,这么多年早习惯了。”

两个人依旧对视着,似乎都明白刨开心肺直挖到底这句话会是怎样血淋淋的真实模样。时间让人学会去习惯,可习惯的终究只是这个舞台,不习惯的却是物是人非四个字。
在岁月里学会怎样去迎来送往,越发得心印手后在某一时刻恍惚发现原来还有这个人兜兜转转总在离自己最近的地方。纵然选择了不同的方式去攀爬,却是殊途同归。

幸而还有你。

连时间都仿佛在这个空间里放慢脚步不忍去打扰什么,一片静默。

叶修把烟放入嘴里吸了一口,缓缓吐了口烟朦胧了各自的视线,开口打破了沉默。
“今天咱俩可算是真正合作了啊,还打了一叶之秋,呵,想起来就觉得可真好笑啊。”
尾音略微上扬,扯着调笑的意味又在韩文清的心底挠了一挠。
他握住叶修夹烟的那只手,从掌心到指尖一寸一寸仔细抚摸。然后拿过那只烟放入了自己嘴中。
滤嘴上还带着被叶修湿润过的痕迹,又重新被另一个人覆盖。
韩文清其实很少抽烟。烟酒一类的和他自律的生活不太搭调。任何哪怕会对职业比赛有一星半点儿影响的东西都被韩文清强烈排除在外。
只是现在,看着叶修的眼睛,感受着还在缠绵的手上的强烈触觉,心底的那股瘙痒好像逐渐扩散到喉咙而后全身。韩文清狠狠地吸了一口,努力遏制蓬发的莫名欲望。
想到团队赛时的画面,另一只手夹着烟,韩文清扯了扯嘴角也轻笑出声。

“大漠孤烟和一叶之秋对打那可是老画面,不过这次你换做在我旁边了。”
“只是换了操作者而已。”
叶修继续调侃着,任由韩文清抓着自己的手一点一点被染上不属于自己的温度。
“你家粉丝们估计都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了哈。”
握着自己的那只手突然手下发力,紧紧地扣了上来十指交缠。

他们都明白,一个角色对于操作者来说意味着什么,但是被剥夺时只能无可奈何得接受。
这就是现实,由不得人拒绝和反抗。
唯一能做的只是重生然后一起奋不顾身地犹如飞蛾扑火,死前也要追寻到那簇火光。

不过这些都不要紧。
视之对手的从来不是那个任由人去操作的账号角色。十年终究沧海一粟,无论现实如何磨砺都依旧坚挺在这个舞台上的只有你和我。

韩文清松开纠缠的手,扶上叶修后脖,把那人用力扯向自己低头吻了下去。
就像两头野兽互相撕咬,互不相让。激烈到双唇间弥漫出了点铁锈味才肯罢休。
获得自由后叶修把头靠在韩文清肩上大口喘着气,平复了一会儿又低声笑开来。
“老韩你这分明是在啃啊,别尽做禽兽事啊。”
“我不介意在这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禽兽事。”

在这个无人造访的昏暗空间里两人略带沙哑的声音都不由得低沉下来,一句一句你来我往,却份外缠绵悱恻。

“我刚才坐那儿在想还能打多久。”

叶修知道按照韩文清那性子这话本不该说出口的。没有人能做到钢筋铁骨从不受伤,这份坚强无法武装到心灵深处。韩文清就像一匹独自舔伤的孤狼,看着他的眼,你只会察觉那份一往无前的决心和勇气。
这样的人,突然在你面前裸露出他的伤口,叶修突然有点慌乱。
还没想好如何回应,只听到韩文清又开口。

“你还能打多久。”
虽然是一句问句却带着仿佛已经知道答案的平稳从容。

叶修在韩文清肩上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以一个更舒服的方式靠着,漫不经心的回答着。
“直到打不动了为止。荣耀一直都会在,我们不需要担心其他的。”

其实两个都是不需要安慰的男人。伤口撕扯得越痛就越彻底,疤痕只会是骄傲的烙印。
只要这一刻,在这个被人暂时遗忘的地方互相依靠,再积蓄力量爆发在下一刻就够了。
离开这个职业赛场还有更广阔的天地。
对手只需要一个就能各自划地为王构建战场。
只需要你和我。

叶修抢过原本属于自己的那根烟,另一只手插在裤袋里懒懒散散得迈着步子。总是略微佝偻的背似乎永远都打不起精神。夹着烟的手指修长骨节纤细,垂在身边张着漂亮的弧度。
韩文清看着黑暗中明明灭灭来自叶修手中那根烟的星点火光,好像在心底添了柴加了火烧得更旺,铺天盖地,直至灰烬,却甘之如饴。

END

评论(8)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