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落落

你是我的荣耀

再逢人间又一春⬅️词在子博|随便玩玩

© 天落落
Powered by LOFTER

【韩叶】龙渊

*奇怪的脑洞设定_(:3 」∠)_


神龙韩文清为何会成为叶家守护驭兽并为叶家人所用,个中缘由外界众说纷纭。有人说是叶家使了阴毒的诡计迫使神龙屈服,也有人说神龙早就丢了上古神兽该有的尊贵姿态,自贬身价甘与凡人为伍。凡此种种多不胜数,小妖们躲在哪里不见光的角落,一开口就七嘴八舌,明明迫不及待得很偏要装作一副娓娓道来的样子,仿佛自己口中滚落的都是真的不能再真的事实了,一字一句可表青天。奈何说的时候却要四处张望,生怕惹来神龙震怒。

这叶家也是不容小觑的,捉鬼伏魔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千年前。家内一脉传承的术数道法厉害非常,如今又添了神龙保驾护航更如虎添翼。一众鬼怪妖兽甚是忌惮,装也装得服服帖帖安分守己。到如今虽说现代社会给这一行冠上了迷信诈骗的骂名,各家各派都关起门来大隐于市,可叶家依旧是盛名在外。

 

阿决原本是神龙住处外的一颗双荚决明,常年得神龙凛然正气惠泽,千年过后也修得人形,从此便对神龙韩文清愈发尊敬。所以,当他出关后从别人口中得知神龙入了现世成为叶家守护神一事,内心的震惊唯有翻天覆地尚可形容。他知道韩文清从来独来独往,上古神兽的孤傲在漫长岁月中何曾减过半分?

 

定是那叶家人用了下三滥的招数陷害了神龙!

 

阿决愤恨得斥责叶家,却又觉得凭着神龙的广大神通有什么是躲不过的。心里对韩文清的担忧如一把火生生焦灼着阿决的内心。他一狠心干脆利索地做了决定打算亲自去瞧上一瞧,尽管自己能力薄弱也想帮衬点什么。

 

叶家老宅在繁华城市的郊区,虽然说不是处于寸土寸金的市区内,但这占地面积也尽显叶家底蕴。他花了三天时间在这房子里绕了个遍才摸清楚,这如今叶家当家的是半路走弯上了商道的生意人,叶家能有别于其他道家有这般境况多半也归功于这位家主。

 

叶家代代相传的伏魔术数就这样被摈弃了?

那神龙又在何方?难道外界所传皆是虚言?

 

阿决抱着满腹疑惑却无法可解,只能在这个与他认知中分毫不同的现代世界中迷茫地停留着。

直到那一日,他不甘心又再次偷偷返回老宅,看到那个与叶家家主外貌过份相似的年轻人坐在树枝上。花园里唯那一颗树,枝干粗壮,明明是秋日却依旧枝叶茂盛绿意盎然古怪得紧。他就那样漫不经心地靠着树干闭目休憩,带着悠闲自在的笑意。秋日里黄昏时刻的凉风稍显逼人,那人倒只着了一件衬衫甚至还略挽起了袖子,更不在意脏了这浅色衣裳。

阿决正暗自奇怪着,突然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空气如有实质波纹暗涌中那个寻觅已久的人凭空显现。

千万年的岁月在脸上雕刻出锋利的线条再酝酿成不怒自威藏于眉目间。韩文清就这样负手挺拔得立在树下,如松如柏,蕴藏着凡人难以匹敌的气韵和力量。

韩文清微微抬头瞥了树上那人一眼,又重重哼了一声,尾音裹着不满和轻蔑。那人闻声望过来,笑得微眯起了双眼。阿决觉得自己看不真切那双眼只仿佛望过去直入了激流漩涡深不可测。

那人轻轻笑了笑,声音里藏不住的调笑意味。

“老韩,一起上来坐坐吧。这么俯视你我可真不习惯。”

韩文清听着皱起了眉头,甩了甩袖子,一脸毫不掩饰的嫌弃。

“胡闹,还有,注意你的言辞。”

“就数你那多少年的岁数了可不是得叫你老韩吗?神龙大人可别想占我便宜啊。说话尽是文绉绉的,也不嫌累得慌。”

那人摇头晃脑说得带劲,一副不太正经的样子。话语间还从口袋里掏出盒东西抖出一根含在嘴里。阿决认得那在人世里被叫做香烟。那人又拿出什么起了火点燃了嘴里叼着的烟,一阵凉风袭来吹得他往里缩了缩。

阿决就看见龙神大人眼里的不满愈发浓郁,袖口露出的指尖轻轻一搓,然后闻得一下轻微的电击声,那人刚点起的烟就被凭空掐灭了,原先还穿在韩文清身上的外袍也转眼稳稳当当地落在他身上。

那人的神情也不见任何惊讶,随手丢了那根烟后提了提衣衫密密实实的裹住自己又靠着树干一脸满足地闭上了眼。

“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韩文清背过身抄手站着,生硬地丢出一句话。

阿决心里的疑惑已经快翻出滔天巨浪了。神龙大人到底为什么要留在这里?那个人就是契约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不懂这两人又是以何种形式相处的,分明对话都是句句带刺可为何一举一动都藏着彼此熟稔关怀的味道?

当时的阿决猜不透看不清,却只觉得眼前这两人,明明就连性格脾气甚至装束都不是一个世界的。后来他把这个画面反复从记忆里翻腾出来细细斟酌,那一人睡在树上,一人守在树下,彼此再也没有说一句话,趁着落幕余晖流霞漫天,却在恍然间得美得温柔了他余生的漫长岁月。

 

现下的阿决当然还无法品出些什么,他只是呆愣着躲在墙上直到夜幕降临才等到树上那人醒转然后轻松落地。

“走着,龙神大人赏个脸,咱们赶生意去?”

他又刁上一根烟,双手散漫地插在口袋里,一脸促狭得望向韩文清。

韩文清仅仅是动了动手指,那落在地上的衣衫随着主人用来时的方式再次消失无踪,从头到尾都没有舍得把目光投向那人。

他也只是低低笑了一声,然后伸了伸腰动了动筋骨,就从容迈步离开了叶宅,一路上轻巧地避开了所有叶家的人。

 

阿决跟着那人来到一所旧房子,隔着老远就能察觉到一股奇怪的气息,那是怨气太重逼得有灵觉的人生生往后退了一步。而阿决看着那人仿佛不受任何影响,脚下没有迟疑地在房子周围转了转,脸上神色分毫不变依旧是淡定从容的模样。他在正门停驻,沉吟了一会儿后并指在空中迅速写了什么。纵使勾画虚空也仿佛能瞧出铁画银钩的锋锐。然后虚虚一夹,双指间显出一张黄底描朱砂的符纸。

“封。”

他唇齿轻启,明明是轻声低语却好像平地惊雷炸在阿决耳边。手腕一转,符纸被他轻轻挥出,打在了门上,整栋房子四周竖起金光堪堪围住了这方天地。

阿决扶着墙稳了稳心声,他自认修行百年已是小有所成,却不想眼前这个凡人会有这般功力,叶家后人确实名不虚传。刚才那一手阿决认得,是叶家不外传的术法,靠的是法力深厚,虽然是虚化出的符纸却蕴藏比之实物更强大的力量。

要用这招来封印住这栋房子防止里面的东西逃出,看来这怨气不简单啊。

阿决在那人推门进去后尾随而至,找了个窗口静观其变。

透过玻璃望进去只觉视线像投入一团张牙舞爪地充斥着所有空间角落的浓墨,如有实质沉重得令人喘不过气。阿决也无法从中窥探到什么,只恍惚听到里面些微打斗声不绝于耳,夹杂着家具移动毁坏的沉闷声响。

想要伸出援手,转念一想又觉得或许这是一个帮助神龙大人摆脱凡人的机好会,阿决脑中思绪混杂只能不知所措地僵硬着。正在他犹豫不决时,一股浓郁的血腥味隔着墙壁依旧被他灵敏的嗅觉捕捉到,然后伴随着里面那人一声狠厉的封印叱令。听到他毫不犹豫地开始结咒下九字真言,九字真言一字一顿,吐声极慢却带着无法抵抗的沉重压力。阿决才隐约察觉这血腥味恐怖不止是受伤导致,他在引心血下咒。

“临,兵,斗,者,皆...”

意识到那人已经到了迫不得已的地步,阿决带着连自己都没有察觉的焦急站起身扶住窗棂。待他正要破窗而入时,屋子里燃起一簇火光渐渐盛大烧成金色,一点一滴吞噬着浓墨烟雾。阿决方才看得清楚里面情景。

那人正闭眼盘腿坐着,手中随字结印,在他身前是一个被符打在地上毫无动静的物体。那团金光中也缓缓显现出被包裹住的人。原来是及时出现的韩文清,右手上是一团黑色雾气。阿决仔细一瞧才恍然发觉是那怨灵瞧见封印打下,及时弃了肉身伺机在背后偷袭那人。然而韩文清意外出现,明明是无形灵体依旧被他赤手牢牢地抓住。

“阵,列,在,前,诛邪。”

那人似乎也没被诡计蒙蔽,话音刚落,转身就把手中结成咒印打在韩文清手中的那团物体上。

只听到一阵刺耳的嘶鸣,那团黑色雾气剧烈挣扎着试图冲破咒语,可惜纵使怨气再高力量再强也无法与掺了心血的九字真言相较而论,最终只能化作一颗珠子被那人收入手中。

阿决借着月光把那人现下浑身是血的狼狈模样看得一清二楚,也瞧见神龙大人眉头紧锁,眼中暗暗烧着怒火。

“怎么,我不在你就这般不中用要把自己弄至如斯境地?”

那人却毫不在意自己现下状态,伸直了双腿靠着身后的柜子,抬眼对上韩文清的双眸无所谓地牵了牵嘴角。

“听你说话可真费劲,怎么这么久了还学不会现代人的生活方式呢,老韩你行不行啊。”

“我若不是及时现身,你丧命于此等小计之下可真是笑话,没用。”

“我这不是知道你肯定会出现吗,嗯?”

那人尾音拖得悠长压得低沉,像根羽毛轻轻抚过耳边一阵微痒。韩文迷了眯眼,沉默地站着,身子笔挺藏住了身后紧握成拳的双手。

阿决只觉得这两人一上一下的对视藏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暗流涌动电光四射。然后他看着韩文清蹲下身子,拖过那人的右手,瞄了一眼食指指尖,刚才施法时咬破的伤口依旧鲜红透着血丝。韩文清顿了顿,又把目光移向了那人。两人离得近,能看清楚对方眼底的自己,双方的视线胶着没有人肯移开半分。韩文清毫不迟疑地含住那人指尖用舌头舔了舔伤口,眼睛却依旧紧盯着对方,看着他笑得越发肆无忌惮,眼角也藏上了一抹诱人的味道。

那人抽出手,看了看已经伤口结合的指尖,簇着意味深长的笑意随意往眼前人衣上擦了擦。韩文清眼下一暗,一把将那人搂紧怀里。

“你也不嫌脏啊神龙大人。”

“下次,记住将却邪带在身边。”

“啧,你也知道,却邪煞气太重,每出必伤魂灭魄,太过造孽。”

“你为救我方才受伤,如今带着却邪傍身无可厚非,往日你不可能犯下方才此等失误。我们契约时说你有生之年我留守叶家,你死了我定依约离开。”

“神龙大人说话也要拐弯抹角,直接说担心我不就好了嘛。”

 

阿决越发懵懂迷茫,千头万绪在脑中争打撕咬,唯一能明了的是神龙大人似乎不太一样了。他下意识地抬眼望过去,只间那人从神龙大人的肩窝处抬起头,投过来的视线直截了当地抓住自己,然后轻轻一弯嘴角。阿决慌张一躲,紧紧贴着外墙,生怕又惊动了什么。下意识捂住胸口才发现心跳如雷掌心潮湿。

 

后来阿决才知道,那人名叫叶修,是叶家长子,如今叶家家主的哥哥,明明受叶家灵法真传却不知为何常年游离在外,也不知何时何地如何救了神龙韩文清从而立下契约。

阿决还有很多不知道,他更不知道这只是他开始偷窥之路的第一歩。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