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落落

你是我的荣耀

再逢人间又一春⬅️词在子博|随便玩玩

© 天落落
Powered by LOFTER

[王叶]焉知非福 1

#千万别被我的取名技能给酷炫到# #猜猜叶修大大出场了没#








   1.




 




王杰希听到那个消息的时候,炉上正煨着药罐,已滚过两次的药汁现下正用小火熬着。他隔着布掀开盖子往里面瞧了一眼,心里算了下时间,然后点了点头。见来人还在一旁杵着,方才直起身子回视他,“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仆人低眉敛目,一脸恭谨地福了福身子,躬着腰退了几步转身离开了院子。王杰希脸上始终波澜不惊,可脑中思绪千万,视线下意识就跟着仆人远去,在那一身庄子里下仆特有的铅灰色衣衫上随意转了转就收回了目光。




 他一贯是稳重且自持的。与某人从相识之初,也总是免不了被他调笑几句少年老成。他还记得那人笑着弯指在自己眉心轻敲的模样,然而此时那人却已经下落不明。王杰希又坐回了石凳上,盯着不远处的药罐。炉上小火舔舐罐底,那抹红色若隐若现。他一动不动地坐着,约莫过了一炷香方才起身拿起药罐沥出药汁。小心地将盛有苦药的碗移入一旁早已备好的食盒中,添上盒盖。眼角瞄到依旧燃着的那团火,王杰希轻轻皱了皱眉。 




 他冷着眼端起杯盏,一泼茶汤浇灭了炉火,仿佛灭去的是心底若有若无的焦躁。




 心中再如何百转煎熬,他应还是那个不动声色的王杰希。




 




 这座宅子大隐隐于市,是皇城脚下看上去普普通通的一处三进院落。府邸的主人是个名医这件事却是没什么人知道,可总还是有一些有心人能寻到此处登门求医。王杰希也从来不自矜,但凡有病人上门皆是诸事用心亲力亲为。一年倒是有大半时间都消耗在此了。




此时王杰希稳稳托着食盒正要往病客的房间去,府里管家赶忙迎了上来接过食盒,略微等了半步紧跟在王杰希身后。他整了整袖口,不缓不急地开了口。




“今日是谁给府里传来的消息?“




“回少爷,是喻先生差人来通知的。”




“喻文州?他现下在京城?”




“确是未有消息显示喻先生来了京城,只是敲上门来的自称是奉了喻先生的命给我们府上递个信。”




王杰希猛地驻了足,沉吟了一声侧身站定在扶栏旁。后院小池子的莲花已是亭亭玉立,衬着夏日午后难得一阵清爽。他的目光堪堪落在这美景上,却仿佛什么都未曾入眼,手指轻轻敲着扶栏,这本是他思虑是下意识的行为。




敲击声没多久就停了,王杰希收回手负在身后,轻声说道,“你去查查今日上门的那个人,还有喻文州现下行踪。”




“是。”




“对了,方才你怎么差了别人来,那脸我瞧着有点眼生。”




“老奴原是正要来的,不好碰上客房里那位客人似乎出了点事,老奴担心病情就想先去看一眼便让他来传一句。此人是府里上个月新招进来的杂役,我也查过身家是干净的。少爷且宽心。”




他再次迈步往客房走去,应着管家的话随口问了句。




“他叫什么名字。”




“原是个乡下小子,叫邱福。”




王杰希乍一听就忍不住笑出了声。这名字朴实得很,也算是俗出好意头。他握拳轻咳了一下,稍稍掩饰了翘起的嘴角。“是个有意头的好名字,这姓倒是少见,不过既是新来的便让他少在后院客房那边走动,病人需要清休小心他毛手毛脚的。”




老者应了是,主仆二人便将此事略过了。




 




 




半夏打小便在这府里给主人做贴身丫鬟,觉得自家少爷是一顶一的好男子,虽然双眸异象,却依旧是足以令人心动的俊朗。半夏倾慕了少爷多年,知道这其中的云泥之别。所以她近日便觉得,少爷再英俊,也是比不上那个新来的邱哥好。




姑娘在心里将两人细细比较了一下,觉得邱哥面貌当是万万及不上自家少爷,原是最最普通的五官脸庞,可眉目舒展嘴角一弯一笑却引得半夏心底说不出原因的悸动。邱哥脾性也好,待人接物总是温温和和,虽然有时候似乎随性了点,却越发让人觉得亲近。姑娘觉得彼此对等无距离,才是最最紧要的。




半夏暗下决心只要他对我好,我自是不介意他从乡下来的。少女心事百转千回,她想着想着脸上就渐渐染上了红晕。




“是半夏姑娘呀,怎么劳动姐姐亲自来前院了。”




脑中方才还惦念着的熟悉声音突然响在耳边,半夏仿若被窥破心事般一阵娇羞慌乱。脸上红晕未退反而更加灼烫,她抬眼看向不远处的人。那个邱家小哥坐在竹凳上,一只腿屈着,另一只腿长长伸展着,支着下巴直直看看这自己,眉眼弯弯。




半夏想着大约自己是恋人眼中出西施了,竟觉得眼前普普通通的男人这样坐着却是慵懒中带着洒脱,别样的令人心动不已。她下意识扶了扶鬓边簪子,理了理散发,待到回过神来已是过了小一会儿。她娇嗔地瞪了一眼男人,手下却赶忙从袖中掏出一团东西。她微一迟疑就上前将自己护了大光景的东西塞进男人怀里,一跺脚带着满面春色转身就走了。




男人低头看了一眼,竟是一团丝帕,里面藏着几块桂花糕。他抬头朝着半夏的去路方向大声道了个谢,却瞧不见那姑娘脸上烧成一片的红晕和不由自主带上笑意的嘴角。




他三两下吃完糕点,咂咂嘴心下夸奖了一番王家厨子的手艺当真别致,随后又想着大约是该把这丝巾洗干净还给姑娘便随意塞进怀中,继续他的差事。








TBC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