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落落

你是我的荣耀

再逢人间又一春⬅️词在子博|随便玩玩

© 天落落
Powered by LOFTER

[王叶] 焉知非福 2

1 走这儿

#千万别被我的取名技能给酷炫到#

放假连撸两篇,我去嗑点药


2.

邱福相当满意自己王家杂役这个身份。难得这主人家不算多事的,事实上邱福进府二十多天也只见过那年轻主人一面而已。平日里尽是被吩咐去扫扫庭院晒晒草药。想来是邱福表现得还算机灵且识得字,老管家便吩咐人带着他学习如何将成堆成堆的药材收拾归类,在这座宅邸里,这算是份顶好的差事了。邱福又是个嘴甜的人,得空就钻进厨房给那张家大婶美言几句换几块糕点甚至能吃上几次卤鸡腿。这一日一日,竟过出了一股子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滋味。

 

这会儿邱福刚给自己喂下那意外得来的桂花糕,心满意足地伸了伸懒腰,觉得这日头都分外得好。他将手撑在腿上,正准备站起身子,眼前突然一阵发黑,竟站不稳似的晃了晃。只见他维持着半蹲的姿态虚喘着气,一动也不敢动。待呼吸顺畅他方直起腰揉了揉胸口。就这样平复了约一盏茶时间,邱福抬眼远眺青空,极目是万里无云群鸟斜飞。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轻轻笑了笑,摇头晃脑着再次俯下身把晒了一晌午的药材收了一箩筐,捧在怀里往屋里走去嘴里絮絮碎语不停嘟囔着,”哎这给人看病的地方是不是有点邪门,可别是染上什么病了吧。不行,得去跟管家要求加工钱!“邱福想了想觉得自己这主意委实不错忍不住嘿嘿直笑。


他将筐内草药一一归整,晃悠着瞧了一圈没见到空处摆放,便拿出一叠纸分别包裹起来。细想了一下,又到案前添上墨,略踯躅便伸左手提笔沾了沾在黄纸面上一一添上草药名字。最后一字落罢,他瞧着一桌子整整齐齐,再看着自己的墨宝,仔细品了品觉得当真是铁画银钩。


“嘿,看在我这么贴心仔细的份上,这神医主子不知道愿不愿意帮人免费看个病呢。”邱福独自一人捉摸着,眼看着眉梢都笑开来了。


这时门外探进一个人,瞧见邱福挤眉弄眼站在案前不由得皱皱眉,开口就很是不耐烦,“喂,你干嘛呢,赶紧的,管家找你呢。”说罢就转身跑得干净利落。


邱福也不着急,慢悠悠得将药包各自累得稳稳当当,轻快地退出这间充当药库的房双手掩上门。天边正浅浅染出一点微红,想着日暮西山那老管家定是在后厨房盯着晚膳的,他便笼起袖子吹着曲儿往厨房走去。这厢脚下步子迈得闲散,脑里也稍稍出了神,想着那王家少爷可真是好玩得紧。


明明是最成熟稳妥的人,瞧上去眉目温和良善,可这生活里细枝末节却藏着点外人难以发现的少爷气性。想想那主人房里时刻备着的上等好茶,再一想这宅府里堪比天家御厨的手艺,邱福不由自主咽了咽口水,心里对府邸主人的闷骚啧啧称奇。

 

王杰希正从另一头回廊走过,这一眼也只堪堪扫到那人转身后一片衣角。他却不由自主停下了脚步,面对着已经空无一人的长廊出起了神。他想着大约自己是关心则乱了,竟恍惚觉得那人就在这里。


暮色渐染,四下无人。王杰希向后退了一步靠在柱子上。憋了半日的一股气,在这个无人问津的时刻方才慢慢地喘了出来。他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的右手,细白修长,指尖敏锐,是惯于捻针拿药的。而这双手,却从来不属于那人一直无法割舍的那个江湖。


他恍惚忆起曾经那人就坐在自己对面,灯火昏黄暧昧,两人的距离仅仅只是一盘棋而已。那人随性落子,嘴上还不停说着江湖趣事,哪家摆了个比武招亲的擂台,哪处又改朝换代得了个新家主,明明都是事不关己的琐碎事,他却讲得有滋有味。而王杰希始终都是不置可否的,他是王城里的大家少爷,是名医座下高徒,离那些刀光剑影虽然不算远,却从未有过接近的念头。


而那人只是撑着下巴,一双满含趣意的眼直直地看着自己,右手捻着子还未落局,在桌面上随意敲了敲。王杰希循声望过去,黑玉棋子衬着那只手愈发晶莹白皙,然后他听到那人开了口,藏着令人心悸的温柔与笑意。

“你啊,看着是恭恭敬敬的,实际上傲气得很,很看不起那些打打杀杀吧?”

 

而王杰希现在却不禁有了一丝后悔之意。在那人身负重伤下落不明之际,如果自己能帮衬点,如果自己在他身边,如果……

而这世上从未有任何如果,他在江湖之外快意恩仇,而自己隐于繁市救死扶伤。向来是各人有各人的目标和命数。

 

我还有自己应尽的责任,便也相信你有能力逢凶化吉。

 

王杰希垂着眼,将右手轻轻握了拳后再次松开,站直了身子。正准备离开时,便听到有门被风轻轻吹动的声音。不远处的药房双门只是被大略掩上,被这傍晚凉风给吹开了些许。王杰希上前正要顺手拢上,不经意一瞥就看到橱柜前地上那一垒一垒的小包裹。他意外地一挑眉,手下已经推开门便迈了步子进去,俯身随手拿起一包。面上写着丹皮二字,王杰希凑近鼻端闻了闻,点了点头。

想着这新来的学得也倒快,眼里却不由自主盯着这纸上的字。方方正正的两个字,写得用心却有着一股难言的怪异。不过一笔一划间倒不像是个乡下小子写出来的。王杰希越看眉头越皱,只觉得这字迹,瞧着有点熟悉,似乎在哪儿见过?


TBC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