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落落

你是我的荣耀

再逢人间又一春⬅️词在子博|随便玩玩

© 天落落
Powered by LOFTER

[王叶] 焉知非福 3

1  2

叶修大大半脱马甲中

筋疲力尽的我看文嗑药去了

无双叶


虽然对字迹主人起了疑心,王杰希却只是沉默地拆下油纸妥帖地收进怀里便将此事按下不表。他心中自有思量,如今形势已转,此人在明他在暗便有心看看这人到底存了什么目的。之后数天他面上始终不动声色,又恰巧求医者病情反复,王杰希一副心思在治病救人上也无暇他顾。

邱福趁着府里众人各自埋头忙着差事,寻了空悄无声息地溜出了门。

大街上小摊子摆得满满当当,叫卖声此起彼伏。邱福随着热闹这儿瞧瞧那儿看看,一副兴致盎然的模样。他信步踱至一个堆满杂物小玩意儿的地摊前,蹲下身子,看得仔仔细细津津有味的。老板见有客上门一脸热情地凑了上来,邱福也不见烦,接下老板的话一来一回竟是聊开来。

他方才是一眼便相中摊上一条手串的。豆绿色的青玉珠子,温温润润光华内敛,虽不名贵却自有一番雅致味道。厚着脸皮与那摊主喊价喊着两三来回,他就把身上本就不多的银钱全部送了出去。

“医药费啊医药费。”已经身无分文的男人嘟囔着接过手串在掌心来回拨弄,指尖竟也没比玉石温热多少。他正要将手串往怀里送,先触到一团柔软织物,掏出一看是前几日裹过糕点的那方丝帕。邱福眼中一喜,正愁着没钱买木盒呢,随手便用丝帕将手串团起丢进怀里。

邱福像了却心事一般轻松自得地别过老板,又继续在集市上转了几圈,尽往人堆里钻。这一路毫无目的地走了好一会儿,他才进了一间酒楼。店家里正人声鼎沸,邱福趁着店小二不得空,一溜烟上了二楼。

这酒楼二层皆是雅间,少有人走动,也算清静。他毫不犹豫地推开一处房门,闪身进去,又往左右瞧了瞧方才轻轻合上门。

“瞧你这偷偷摸摸的样子。”

身后蓦地传来声音,言语间尽是嫌弃却透着万分的熟稔。邱福一咧嘴,转身径自寻了个空位落座。案前早已备好碗筷,满桌佳肴恰好都是他喜爱的,邱福毫不客气地起筷,吃得眉开眼笑。说话之人竟也不恼,稳稳端着茶,轻轻呷了一口,举止皆是文雅。看到邱福狼吞虎咽的样子,他微微皱起了眉,“你慢点儿吃,又没人和你抢。饿死鬼投胎似的,王家这是饿着你了?”

“我这不是为了甩掉跟着的人,满大街瞎转悠了半个多时辰嘛,现在是又累又饿的。”

这话说得轻快,可听得人却一脸担忧,“有人跟着你?是他们发现你了?有对你怎么样吗?我早说了让你跟我走,你非要在外面瞎忙活,连我要找人保护你你都不许!”

邱福却不回应,此时肚子已经垫了半饱也不急着吃了,便放下筷子端起手边热茶清了清口中味道。他向来不讲究,再好的茶也是囫囵吞了。直到旁边人的眼中怒火夹着担忧烧得越来越烈,他方好整以暇地开口。

“哎,这酒楼厨子手艺可万万比不上王家的。”

“你!”

“叶小王爷,”声音懒懒散散,却干净利落地将这一腔怒火尽数拦断。“我这不是好好地坐在这儿嘛。”

叶秋只觉得憋闷,好似一拳打尽了一团棉花里。这人总是这样一副万事不扰云淡风轻的模样。明明是他的生死大事,反倒是自己显得张牙舞爪风声鹤唳。叶秋下意识用力地握起拳,指甲狠狠掐进掌心,声音里似乎也带了上了点难以察觉的委屈。

“叶修...我只是担心你。”

邱福,或者说便是叶修,现下才侧过头仔细打量右手边的人。叶王府的小王爷,京城里身份贵重的金枝玉叶,是出了名的长袖善舞,也是人人皆知的才德兼备。而现在他微微垂着头,眉目间怒意担忧迷茫委屈混杂成一片混沌。

更是自己血肉相连的双生弟弟。

叶修轻叹一口气,手里反拿木筷戳了戳叶秋握起的拳头。“喂,我说,你别担心了,是王家那小子派的人。我没什么危险。”

叶秋抬起眼皮看了看自己的兄长,成拳的手掌渐渐松开。意识到方才自己的失态,他略带尴尬地再次端起杯盏抿了一口茶汤,清了清喉咙,转眼又是一副从容贵公子的模样。

“王杰希这是发现你了?”

“这倒没有。他只是起了疑心,忙着救人呢,还不得空来琢磨一个乡下小子。”这时叶修又起筷随意吃上了,说完仿佛是想到什么唇角眉梢都染上了笑意。

叶秋这边正吃着茶,眼睛却顺着杯盏空隙一瞬不瞬地盯着叶修,瞄到那微勾的嘴角,他嫌弃地一撇嘴,开口也尽是不屑,“你这么大一活人在他那儿转悠了二十多天,他竟然都没发现。”

“那是你哥哥我演技好。倒是你,那些小动作给我收起来点,他一查就能找上你。”

“要不是我,他连你失踪了都不知道!”

叶修咬着筷尖,皱着眉头打量着一盘蒸蟹。“这件事嘉世根本就没敢让传开,江湖上也没多少人知道。”

叶秋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心下了然,便习惯性伸手将那盘蒸蟹端至自己案前。手里拿过剪子将蟹脚一一剪落,听着叶修对那王家小子不自觉的维护,小王爷心里暗自不快重重哼了一声。一转念似是想到什么,他微一挑眉,眼中满是趣味。

“最近京中倒是有一些很有意思的传闻。”

叶修吞着口水紧紧盯着那细白蟹肉被缓缓从壳内捅出,随口附和着,“什么传闻?”

“听说神医薛文有一个能起死人肉白骨的宝贝,传给了他的关门大弟子。”

叶修将视线往上移看着自己的弟弟,叶秋却兀自垂眸,手下也没停,将蟹肉堆在盘子里往叶修面前送去,带着准备好的蘸料。

“大家都在传到底谁是那个大弟子,现下又身处何方。这么一个好东西,多少人听着都会有了念想。”

叶修筷子还在嘴中放着,下意识又轻轻咬了咬。他脑子里思绪飞转,将所有事情并着这个消息又捋了捋。神医大弟子是谁,外人或许不知道,他自是清楚得很。只是现下这样子,或许不用多久也就人尽皆知了。

他看着眼前嫩白蟹肉,脸上依旧波澜不惊,开口也是分外平静,“这事已经传开了?”

叶秋此时已经去掉蟹掩,正掀着蟹盖,“京城里也算是街知巷闻了,虽未传出去,估摸着也不远了吧。”

叶修摸摸鼻子,沉吟了一会儿,眼中写满无奈,“真是不省心啊!”说完他下筷将眼前嫩肉佐着醋吃得一干二净。那边叶秋正送来一勺子已浇过醋的蟹黄,叶修转手送进嘴里。

“你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我倒是想要凑个热闹,瞧瞧那到底是个什么宝贝。”

叶修想了想,又开口:“你仔细留意一下消息源头是哪里放出来了。”

“知道你关心,早就派人去查了。若是有眉目我再告诉你。”

“小王爷真乖~”

叶秋听着这熟悉却许久未闻的戏弄,心里一下甜酸苦辣搅和一起难以分辨只好轻哼一声便不再回应。

两兄弟一个动着一个吃着,竟是一时静谧无话。

过了一会儿,叶秋方轻轻开口,“你脸上那玩意儿什么时候可以摘掉,我瞧着难看死了。”

“现在还不是除下的时候,我又没在你眼前晃,不碍着你。”

“那你什么时候可以跟我回去,母亲惦念着你。”

“再说吧,没有王杰希这事儿或许还能跟你去她面前转一趟。”

这一来一回皆是轻声细语,叶秋问及叶修身体状况,他便顺势安抚了几句。将一只蒸蟹吃干净了,叶秋往旁边一指,那里早就备好漱口净手的东西,叶修起身过去,清去满嘴的腥味又在撒着花瓣的水里净了净手。接着又在一旁搭着的手巾上擦去水,他便顺势往房门走去。

叶秋知道哥哥这是要走了,想要拦阻却又无可奈何,那一股憋闷在心底又升腾起。他一咬牙开口却说:“家里厨子手艺可比外面哪里都好。”

叶修正要推门而出,一听此话只觉一片迷茫,回头见叶秋已经瞥过脸望向窗外瞧不清面目,转念一想今日谈话最初的场景心里不禁哑然失笑。

“那下次麻烦小王爷把人请出来赏我一顿饭吧!”

叶秋听着他压抑不住笑意说完这句话,心下又是一阵气闷,却也没回头反驳。他知道那人已经离开了。

此时从角落走来一个人,竟是未出一语一直掩着身形沉默地站在房间暗处。

“主子,就这样让大公子走了吗?”

此处雅间临街,叶秋从窗里望出去正好瞧见叶修的身影,拢着双手低着头,明明是最闲散无状的样子,却瞧不出一点市井味。

“还能怎么办,他上赶着要给人去做贴身侍卫呢。你还真当他对那什么宝贝有兴趣?他和王家小子相识近十年,哪会不知道有什么劳什子金丹妙药。”

视线还紧紧盯着兄长远去的背影,想着他方才触到兄长右手,指尖冰凉就连掌心也不如往日温热便知道他重伤未愈,叶秋越说心里就越急躁。

“把窗子关了,眼不见为净!”


TBC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