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落落

你是我的荣耀

再逢人间又一春⬅️词在子博|随便玩玩

© 天落落
Powered by LOFTER

[周叶] 此夜良辰 (end)

为什么我没写肉还要屏蔽我!

再来


 ←点这里


#没有逻辑,不要认真,专注吃糖的我不谈认真!

#哦哦西,可能埋着雷,小心_(:з」∠)_

#有些东西不会写,一辈子都写不出来(die

#真的小心(吐血


写完这个终于可以安心考试了orz



要在轮回城里寻那周府宅院是十分轻而易举的,往何处最富贵堂皇的寻去便是了。如今四处檐角门廊都挂上了庆礼的红绸与灯笼,簇簇拥拥,衬着碧瓦朱甍好不热闹。叶修随着人流进了周府大门。此时天色尚早,好时辰未到,内庭里仪式还没开,只有掌事的管家先生们和几位旁系亲属在外头应酬。叶修仗着眼力遥遥望了一眼,却是寻不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客人们还未入席,各自比肩站着,瞧着又都是陌生人可被这热闹气氛一渲染,打了个照面就互相拱手贺喜。叶修掩在人群里,脸上挂着笑意,微微躬着腰嘴里时不时随意回应几句,脚下渐渐往后院方向迈去。

可惜他还未走近,便被人拦了下来。内院护卫一打量叶修这上下皆朴素的衣着便明了此人定是来蹭吃蹭喝的,脸上更是不掩饰的嫌弃和不耐。叶修也不恼,摸了摸鼻子笑着往后退开了。他双手负在身后悠闲地四处转悠,渐渐就从喧闹人群里脱离出来,寻了个僻静角落,左右一看便翻身上了墙。

 

叶修对周府里主人们自居的后院是十分熟悉的,特别是周家小公子的住处。况且追溯到久远以前,他还曾在这里小住过几日。现下他目标明确,又兼轻功了得,一个提息间就已站在了周泽楷房外。

周泽楷喜静,周老爷便独独辟了一处房子给他。此刻前院喧闹,后庭忙乱,唯独这里却是无人问津一片寂静。叶修眉梢微挑,心下只觉得奇怪。

新郎官这是换了一处作新房?

他将耳朵贴上房门,听不出任何动静,略一思索便伸手将门轻轻推开。

房内空无一人。

叶修这下便大大方方地进去,随手就掩上了门。房中陈饰焕然一新,四处都添上了喜气。桌上摆着一对还未点着的龙凤双烛显目非常,看得叶修眸底晦暗不明。此时他唇边笑意早已不知不觉冷了下来,眉目寡淡,瞧不出神色。他缓步走到床边,下意识摸上了床幔,手里触觉厚实却柔滑。叶修冷眼看着床上绣着交颈鸳鸯的被褥,心里却不由得出了神。

他略一走神失去警惕片刻,后方就悄无声息地突然拥上来一股熟悉的气息。他一瞬间便了然来者何人,下意识并指为刃的右手也随之卸了力道。只是这涌上来的却夹杂着一股古怪的清幽暗香。叶修对来人毫无防备,便将这股怪香闻了个彻底。

这本是眨眼间的事,当叶修晃着身子倒进后方等着的熟悉怀抱中时,心里残存的意识只将苏沐橙狠狠念了几句。

 

 

叶修醒转时,外头早已明月高挂。他四肢还在发软,尚提不起力气,只得眼眸转动,瞧见了熟悉的床幔装饰,然后略过一双饱含期待的双眼,直直看向房中桌上已经燃起的新婚红烛。

他想起意识朦胧前那股暗香,只觉得又气又好笑。那香味他是不能更熟悉了,正是早前苏沐橙央着他特意调出的迷香,如今这丫头送佛送到西天,竟是用在了他自己身上。

叶修嘴角懒懒一撇。身旁那人一直默不作声地坐着,此刻方伸手将他揽进怀里撑着他身子向上略微拖了拖,又往唇边送来了一杯热茶。叶修也不矜持,顺势就将一杯满满热茶喝了个底朝天。待那人将杯盏移开他才发现自己原先那一身旧衣裳不知何早已被脱下,换上了一件大红广袖外套,腰封在腰间上粗略裹着。这满眼的红艳艳,再衬着房内一对红烛一室大婚陈饰,叶修心下浮现了个朦胧不清的念头,一脸古怪地清了清喉咙,却也没开口就径直合上双眼。

那人手下紧了紧,开口就像是含着满腔委屈:“老师……”

叶修眉间微动,心底却十分无奈。这人时刻掐准了自己的弱点,卖个乖服个软,再硬的心肠也软了一半。

可是他面上却是不为所动的,声音听着依旧不咸不淡,“说了多少遍了别叫我老师。”

那人低头往叶修脸颊上蹭了蹭,带上了点讨好的意味,热气喷在他鼻尖唇上,“叶修。”

叶修心里叹口气,半掀开眼皮看向近在咫尺的俊美脸庞,正是那本该在跪拜天地洞房花烛的新郎官周泽楷。

他在周泽楷怀里找准了熟悉的姿势躺得惬意舒适才开口道:“说吧,这主意谁想的?”

周泽楷听过苏沐橙嘱咐知道叶修闻过那迷香一时三刻是没了内力的,他拿过被子盖在叶修身上捂得严严实实。

“我。”

“你倒是很老实啊。”叶修斜睨了他一眼,神情惫懒,看不出喜怒。

周泽楷将怀里人连着被褥一起紧紧拥在双臂下,在他脸上轻啄了几口。“跑太远了,也太久。”

叶修沉默了数秒,心里头倒是有点过意不去的。他抬起头,也学着方才对方的动作蹭了蹭他的脸颊,出口的言语却没有多动听,“你信不信我明天能跑得更远?”

“信。”

这下叶修却是真的说不出话了。素来没什么人可以在他嘴上讨到点好处,偏生这个人自己却拿捏不住。

他偏头躲开对方已经抚上自己耳垂轻轻把玩的手,往被褥里缩了缩,“恩,那你打算怎么办?再玩一次假成亲?整个周府陪你玩?”

叶修知道对方并不是个不知轻重的人,只是嘴上总是忍不住逗弄几句。眼下这情形,他倒是对这所谓的成亲有了几分大概了解。

“是哥哥,大家误会了。”

“那姑娘是与你结识在先?”叶修与周泽楷相处多年,两人早已是心意相通。周泽楷不善言辞,他却能在这只言片语中猜出几分余下的意思。

“恩,我救了她。”

话说到此处也无需多言。无非是小公子好心肠将受伤孤女邀来府中暂住,再便是和府中另一位少爷一见钟情暗生情愫的故事了。只是这旁人瞧见小公子搀着伤者下马的画面脑补出大误会,而眼前此人却听之任之,这其中藏着的几分故意却是耐人寻味的。自家妹妹和原本乖巧听话的情人大费周折铺了这样一个陷阱,自己倒是一抹黑主动往里跳。

“所以,你穿着这身新郎服是打算赶上时候和你兄长一起取个媳妇儿?”叶修此时已经恢复了点气力,他脱开周泽楷的怀抱撑着手慢慢坐直身子,转过头上下打量一身礼服的周泽楷。

镶玉发冠将黑发仔细整齐地竖着,把鬼斧神工的俊美五官毫无遮掩地展露出来。一身掐金线压黑边的大红色锦袍,暗纹团密。无边喜气染上了好看的眉眼,更是说不出的玉树临风。

叶修歪着头,眼里噙着笑意一脸调戏的意味,可眉目流转却是万分的温柔。

“不过小周这样穿,真是好看。”

周泽楷眼眸一暗,手里摸上叶修脖颈后的软肉,将人用力带往自己跟前,狠狠咬上这人唇角,在唇舌上辗转几番却退开了。

叶修略微意外地看着周泽楷。他可是将那已经渐渐变得粗重的喘息听得清楚明白,而对方此刻只是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眸底的情深意浓如同深渊不见底,直教人不要命地往下跳。

周泽楷是看得十分认真的,他抬手擦了擦方才染上叶修唇边的津液,声音里也带着慎重,“你也好看。”

说罢便起身往桌边走去。

叶修闻言一愣,下意识低头瞧了瞧,这才想起自己这一身可不正是和他同个样式不同花纹的礼服吗。

周泽楷很快就转回身,手上一边拿着一杯酒。叶修眉眼一挑,这个中意味自是不言而喻了。他由着周泽楷把其中一杯塞进他手里,将琼浆玉液在杯中晃了晃,又凑近闻了闻酒香。

他惯是不胜酒力的,而眼下仅仅只是这一抹酒香就让他有了一丝醺醺欲醉的错觉。叶修抬起头好整以暇地看着周泽楷,却不说话。

他不知道自己如今眉目含情,白玉似的脸庞一片酡红的模样就好像一坛烈酒摔在火堆里烧成了周泽楷心底的滔天大火。

叶修凑近周泽楷,修长漂亮的手抚上对方的脸颊,低声说道:“小周,喝下这酒你可就是我的了,不能反悔了哦。”

周泽楷覆上叶修抚在自己脸庞的手,稍稍往下一带,侧头吻上了对方温热的掌心,又伸出舌尖舔了舔。感受到叶修手掌一颤,周泽楷用了力不让对方有任何脱开的机会。

“我的,不后悔。”声音含在掌间,叶修却听得明明白白。

“好,不后悔。”

两人双手一勾将杯中物一饮而尽。额间相抵,把对方眸底的自己看得一清二楚,气息烫在脸上,份外的缠绵旖旎。

叶修伸手摘下周泽楷发冠,一头青丝散落在背上。周泽楷却顺势把叶修压倒在床榻上。

吻先是落在眼睫上,一路舔弄辗转到耳肉。叶修脊背一麻,下意识想往旁边躲,被周泽楷捞进怀里不得自由。

周泽楷瞧着叶修情动却不自主想抑制的模样,嘴角悄悄扯开一个弧度。他再次凑到对方耳旁,故意道了句,“老师……“

要说起这个称呼,却是来源已久。周泽楷尚年少时,叶修因缘际会曾呆在周府教导过他几日。那时叶修早已言明才几日的功夫不算是拜师收徒,不许少年人这般叫他。可周泽楷却是恭谨礼貌的孩子,硬是坚持着不改口。不过等少年渐渐长大了,自己藏了不可言说的心思面对叶修时也渐渐不爱将这个称呼挂在嘴边。只是除了某些特殊场合,比如难得惹得叶修生气时,再比如……

再比如现在,偏他在床第之间格外执着这个称呼,一声一声由那低沉磁性的声音唤着,说不出的缠绵悱恻,饶是叶修这般心志坚定惯见风浪修炼出的厚脸皮,也不禁面红耳赤,软了半个身子。

叶修咬上周泽的肩胛,还泄气般地来回磨了磨。发泄了一通后他恨恨地开口,声音里藏着少见的羞赧,“你便叫吧,我明早一起就跑得远远的,怎么样?”

周泽楷听着将自己下♂身往前顶了顶,那根粗♂烫发♂硬的抵在叶修腰间,“走不了。”

叶修闻言不由得轻笑了一声。他伸手环上周泽楷,仔细把恋人端详了彻底,便把自己双唇送了上去。 


天边悬月,此夜良辰。


真的,是end


评论(14)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