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落落

你是我的荣耀

再逢人间又一春⬅️词在子博|随便玩玩

© 天落落
Powered by LOFTER

[王叶] 焉知非福 5

1  2  3  4


#短短更一发,老王三分之二掉线

#有原创人物助攻


5


有客临门,白芷却落得无事一身轻。

伤者的一应大小事务,从包扎熬药到换衣擦身,王杰希概不假手他人。白芷瞧得分明,那人看着浑身狼藉倒仅仅只是手肘上伤了一处,并无大恙。可自家少爷硬生生在他床边坐了一宿。她心思玲珑剔透,将王杰希熬红的眼角看在眼里,个中意味说不清道不明,都妥帖藏进了心底,不再多言。

此时天方擦亮,王杰希手中捧着一碗药汁又进了房,白芷安静地候在门外。床上那位贵客大抵是睡足了,往被褥里缩了缩,眉眼微动。王杰希自是瞧见了,只是未及床沿却止住脚步,更是在那人睁眼前就转身回走。临到门口,他把药碗往白芷手中一送,视线在碗中轻飘飘地一抹,便自顾离开了。

白芷不知缘由,第一眼竟是望向床上那人。他神色毫无乍然醒转的朦胧昏沉,双眼清明地直直追着王杰希的背影。那双琉璃般的眸子迎着光似有百般思绪浮着,白芷方要看仔细,他便一眨眼将千丝万缕都敛进眸底,不教人窥得一分半点。

白芷晃了晃手中微微发黄却浓稠的汤药。这味简单的补药是少爷亲自捡得药材,她更是天未亮就起了小火炉。现下她轻轻一嗅便知道这其中皆是固本培元的上好药材,却是苦了些。

只是良药再苦,又如何苦得过世间万般贪嗔痴妄。

白芷低眉敛目稳稳地将药汤端至客人眼前,心里却不由一叹。

究竟是求而不得苦,还是不敢求不能求更苦一些?

 

叶修已经坐起身靠在床柱上,瞪着送到手边的药汤眉头直皱。白芷是见过叶修几次的,平时总是风轻云淡四平八稳的脸上如今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让人不由得心下一阵发笑。

“好姑娘,我这又不是大病重伤的,睡足精神也就差不多了,这药就没必要了吧?”叶修垂眸瞧着眼前这东西,只觉得嘴里已经慢慢渗出苦味。

白芷又稳稳地往前递了递,语气里恭恭敬敬:“这只是味补药,药材都是挑得最好的,我们少爷吩咐了一定要我看着公子喝完它。”

叶修一挑眉,此时的他眉峰里都无时无刻藏着难掩的锐利。“你少爷走得好像火烧屁股似的,还来得及吩咐上什么?”

“少爷守了公子一宿,天未亮又去熬了这药来,奴婢自是明白这其中的重要性。”

“你这话说得不好,王杰希定会不爱听的。”叶修唇边似笑非笑,好整以暇地望着眼前护主的姑娘。

白芷被他这样瞧着却没有多少压力,叶修惯是让人觉得亲和的。她也知道王杰希并不会乐意她多嘴这几句,只是自己总是不忍心将这份心意被掩藏了。

“公子言下之意,是比白芷更了解少爷吗?”

叶修却不说话了。他将药碗接过,有别于方才讨价还价的模样,一口气将药汤囫囵饮到了底。干净的碗底显出了一朵青莲花纹,叶修神色平静地盯着,唇边笑意也仿佛被苦药淡去了几分。

“要我说,你家少爷少年早慧,行事为大局难免总要瞻前顾后,活得通透却不潇洒。”此时朝阳已盛,从窗棂掠入一束光,将叶修眸中的认真照得分明。

“叶公子可不正是世间活得顶潇洒的人吗?”
“姑娘这话可是要折煞我了。若是有什么吩咐,姑娘且说来听听吧。”

“奴婢只是个小丫鬟,对公子能有什么吩咐。我只愿我家少爷活得开心顺遂。”

叶修将药碗往床边小几上一放,闻言轻声笑了笑,“他每天锦衣玉食,还有你们这些知冷知热的伺候着,还不满足呀?”

白芷只觉得那声轻笑混着促狭尾音就像是把钩子,将热气一点点勾上脸颊。她下意识低了低头,“奴婢书读得少,好话说得不透。只知道我们少爷的心不在这些银钱堆出来的东西上。”

叶修盘起腿,未受伤的左手撑住下巴,歪头瞧着白芷。他仿佛又困倦了,眼皮微微搭着,眼底一片恹恹,唯有唇边几分笑意让白芷觉着他是在认真听着。

“那你倒说说是在哪儿呢?”

“这奴婢就猜测不到了。不过我却晓得公子和少爷都是最聪慧不过的人了,通百事晓万理,肯定看得比我这个小丫鬟明白。”

房内一时无话。

叶修一双眼无波无澜,视线轻描淡写地落在白芷身上。白芷却不再开口,那人九曲心肠,该是明白她言下之意的。或许,自己其实根本只是多此一举?

“我竟不知我在白芷姑娘心里是这样好,你家少爷可知道?我说在前头,跟着我可不比跟着王杰希吃香的喝辣的。”

“公子说笑了。”

白芷笑得温婉,看着叶修又躺倒在床上,将被子一拉盖过头,声音从被底传来,模模糊糊,“跟你们这家子说话,实在累得慌。你去和王杰希说,睡醒我要吃松鼠桂鱼。”

白芷拿起一旁空置的碗,知趣地悄声出了房。


评论(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