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落落

你是我的荣耀

再逢人间又一春⬅️词在子博|随便玩玩

© 天落落
Powered by LOFTER

【肖叶】有所思 二

前文 



再一次遇见叶修是在思葳湖旁,那人正仰面朝天躺在草丛上头枕双臂。暖阳将他面容镀得模糊,肖时钦却是一眼便认出了他。算来他们仅有一面之缘,二人之间又隔着师长的辈分,肖时钦尚在踌躇犹豫间,身旁一人早已往那边上一坐,开口就是难易忽略的熟稔。

“喂,老叶!你怎么一个人躲在这里?肯定又是在偷懒了是不是?”说话的名为黄少天,与他是共住一间校舍的同学。此人性格开朗爽直,一言一语间难掩与叶修的亲近。

“真是难清静。”叶修依旧合着眼不为外物所动,眉眼间却无一丝排斥。“躲在哪里都能被你发现了。”

“你这分明光明正大得很,为人师表好歹揣摩一下端庄自持四个字。”

“瞧你这话说得,尊师重道你倒是懂得多?”

“你——”

肖时钦迎上了叶修被暖阳熏得愈发朦胧轻飘的那双眼,掩在眼睫下,仿佛万象都不值一顾。分明夏暑未消,他却恍惚觉得一阵凛冽,只是下一秒又见那人弯了弯嘴角开口打断了黄少天的回嘴,抬起左臂对着自己轻轻一招手。

“又见面了,小肖。”

肖时钦垂眸推了推眼镜,含着妥帖的笑意往二人之处而去。无人知道此刻他脑中思绪混沌却下意识竖起了心防。他是聪明人,冷静自持谨小慎微,对看不透读不懂的人或事有着最理智的防备。可他更清楚,世人难免飞蛾扑火,最危险的东西也是最美丽。

往叶修另一侧径直席地而坐,肖时钦客客气气问了句安:“叶先生好,那日过后总想寻个机会向先生道声谢。”

叶修这才把他上下打量个来回,年轻人已褪下短褂长袍换上了黑裤白衬衫,一如最普通的学子模样,只是文雅笔挺犹似修竹。这视线不着痕迹地打了个转儿又被收回了眼皮下,他依旧懒洋洋得回应着:“举手之劳而已,要真记挂着下次给我捎包双鹤就好。”

黄少天一翻白眼,正想对这误人子弟的架势明嘲暗讽一般,只是眼珠子一转看出了点问题,“怎么回事?原来你俩早就认识了?我记得肖同学还未去过外文课啊?”

“刚到学校那日魏老师请了叶先生来接应我。”

“哦,魏老大啊。啊,我想起魏老大那处有些急事,我先走一步。”只见黄少天三言两语间就急匆匆起身,只是不忘回头继续嘱咐叶修,“你可别忘了和我约好要走完前日的残局,晚上你房里不见不散!”

叶修摆摆手就当是做了回应,也不理会黄少天是否看到,嘴里却嘟囔着:“那也要看你有没有耐心了。”

肖时钦闻言轻笑了一声,顾及到身边之人又下意识端正了模样。叶修将这番小动作看在眼底,不置可否地坐起身子,顺势伸个懒腰后与学生并了肩。

“你这是和黄少天住了同一个宿舍?怎么样,是不是深受其扰得很?”

“黄同学性格平易近人,待我也算是很好的了。”

“我说你……来句实话听听,累得慌。”

肖时钦略带点慌张地侧过头,与叶修对上眼,来不及掩藏的情绪被看了个透。叶修手掌拖着下巴撑在了膝盖上,微微歪着头,眉目间的温和夹裹着湖边微风抚慰了肖时钦时刻绷紧的肩胛脊梁。他松了口气后却是苦中作乐了起来,“确实也不曾有什么寂寞冷清的时候。”

二人相视一笑,气氛也随之平缓了不少。

“刚才他提了一句我倒想起,怎么不见你来上课呢?可是对我有意见?”

这句满是质问的话里却藏着调笑的意味,肖时钦也未误会,只是依旧沉默了下来。外人不知他从小于书房里读书识理,览遍万卷可唯独不曾接触过这西洋文字,如今到了这里,无论听音辨字都犹如直面天书不知从何下手。只是他骨子里藏着大家少爷的自矜,说不出口的骄傲混杂着自恼使他始终徘徊不前望而却步。

叶修一双慧眼,从学生这不知从何说起的神情上就品出了一二。他直截了当地开了口:“学校里有一个诗文社,你若有兴趣倒是可以去瞧上一眼。”

“嗯?”肖时钦对这突然的一个建议莫名不已。

“说是诗文社,其实大多都是在翻读一些英文诗歌。”叶修说着话,手里也没闲着,折了根野草在身边来回拨弄。

肖时钦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那人的手还留在他的记忆里,骨骼分明,细腻白净。他下意识追着那只手将这草丛翻弄出不同样子,恍惚间又觉得这被反复拨弄的绿草就如自己不为外人道的微小忧虑,竟已是不足挂齿。如同自己渐渐卸下的心防一般,这莫名其妙又困扰不已的担忧一瞬间消失无踪。

暖风熏得游人醉。在这令人倍感疲懒的午后,微泛涟漪的思葳湖边,肖时钦勾了勾唇角,却是一个最情深意切的弧度,“好,多谢先生提点。”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