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落落

你是我的荣耀

再逢人间又一春⬅️词在子博|随便玩玩

© 天落落
Powered by LOFTER

【肖叶】有所思 二

前文 



再一次遇见叶修是在思葳湖旁,那人正仰面朝天躺在草丛上头枕双臂。暖阳将他面容镀得模糊,肖时钦却是一眼便认出了他。算来他们仅有一面之缘,二人之间又隔着师长的辈分,肖时钦尚在踌躇犹豫间,身旁一人早已往那边上一坐,开口就是难易忽略的熟稔。

“喂,老叶!你怎么一个人躲在这里?肯定又是在偷懒了是不是?”说话的名为黄少天,与他是共住一间校舍的同学。此人性格开朗爽直,一言一语间难掩与叶修的亲近。

“真是难清静。”叶修依旧合着眼不为外物所动,眉眼间却无一丝排斥。“躲在哪里都能被你发现了。”

“你这分明光明正大得很,为人师表好歹揣摩一下端庄自持四个字。”

“瞧你这话说得...

【肖叶】有所思 一

进入五月叶修月~立马攒足劲儿回来拔草耕耘

细节勿追求,本人工科文盲(。)

冷西皮要自造糖_(:з」∠)_


人力车晃悠悠地压过柏油马路停在了学校门口,肖时钦一抬头便将朱门红墙碧瓦飞檐尽收眼里。他右手拎着一只黑皮箱子,左手上搭着一件天水碧的短褂外衫稳稳地跨下车。周天的傍晚人流少,这时辰里气派的校门建筑前是冷冷清清的。肖时钦在几步之遥外独自站着,将匾额上的铁画银钩瞧得仔仔细细。

他是旧式家族里的长子嫡孙。在这个大厦将倾未倾的年代里,总有些老派的富贵家门渐渐显露出颓势,半只脚踏上了末路,也只有刻进骨子里的骄傲矜持自欺欺人般堪堪掩盖住陈朽的内在。肖家夫人是个足不出户的大家闺秀,从小...

[黄叶]玉楼春 2 (上)

1  第一章←

隔了这么久都快忘记自己想好的剧情了。。。边写边努力回忆

每次一到考试就想写文这大概真的是无药可救的病了(。没时间完成下篇,先短短更一个

#大写的哦哦西

#文笔不必认真_(:з」∠)_

#讲真,好想看各种武侠play 好饿


叶修与黄少天抵达客栈时已是傍晚时分,天边残阳正烧出一片残喘火光。

走了半日光景,这一路上叶修被黄少天不停歇的絮絮叨叨扰得烦不胜烦,起初那一点儿温情也早已在心里转个圈儿磨得一干二净。才堪堪勒住马,叶修便一跃而下径自进了客栈。黄少天高坐马上,瞧着叶修的背影摸摸鼻子轻笑出声,又似乎想到了些什么,一挑眉,眼底的趣味尽数...

[双叶] 一往而深 (下)

年下only


上  ←这儿

 
 

@丧病夜宵 完了,我也不知道算不算甜=L=

后面感觉写歪了,maybe还雷雷的。。_(:з」∠)_

不管了,反正就是交了文

之后不再撸文,我要专心去还词债了





少帅府里的下人贴心,在主人吩咐前,就常年为那一位备着一年四季各色新衣裳。 


今日是落雪大寒天,一应的西装外套尼大衣再加上羊毛围巾叠得整整齐齐送到叶修眼前。

叶修对穿衣一向没有什么讲...

[双叶] 一往而深 (上)

年下only


为了让 @丧病夜宵 更图,我只好献祭自己。


困死了,先更个上_(:з」∠)_


民国文我只会看,实在有点不会写(。


上 


叶秋掀开厚重帘子进屋时,外头正落起小雪。


京城里一到腊月寒冬,风里夹着霜雪,拂面都是刮骨的冷。叶秋在门前先停了一步,伸手拂去发上肩头的碎雪,又下意识整了整衣衫,脱下黑皮手套拿在左手上,右手接过身后仆人递过来的食盒便掀帘进了屋。


叶修畏寒,房内四处都搁着炭炉,毡毛...

[王叶] 焉知非福 5

1  2  3  4


#短短更一发,老王三分之二掉线

#有原创人物助攻


5


有客临门,白芷却落得无事一身轻。

伤者的一应大小事务,从包扎熬药到换衣擦身,王杰希概不假手他人。白芷瞧得分明,那人看着浑身狼藉倒仅仅只是手肘上伤了一处,并无大恙。可自家少爷硬生生在他床边坐了一宿。她心思玲珑剔透,将王杰希熬红的眼角看在眼里,个中意味说不清道不明,都妥帖藏进了心底,不再多言。

此时天方擦亮,王杰希手中捧着一碗药汁又进了房,白芷安静地候在门外。床上那位贵客大抵是睡足了,往被褥里缩了缩,眉眼微动。王杰希自是瞧见了,只是未及床沿...

[周叶] 心照不宣 1

#没什么意义的生活小故事,death week太苦突然很想看看他们也被期末苦一苦((( 大概会是个合集(?

 #本宝宝放假啦,圣诞来了冷死啦。时差狗寂寞空虚冷,只好让偶滴心肝们拥抱取暖

 #一切学校城市都是依据我学校来瞎掰得,不要认真

 #和友人吐槽我写现代文真得是很土,我回去自high焉知非福了

#OOC



周泽楷第一次遇见叶修,是在一辆巴士上。


Episode A


1


他刚刚于几日前飞过十二小时的时差,远跨重洋辗转来到这个位于A国中东部的...

[周叶] 此夜良辰 (end)

为什么我没写肉还要屏蔽我!

再来


 ←点这里


#没有逻辑,不要认真,专注吃糖的我不谈认真!

#哦哦西,可能埋着雷,小心_(:з」∠)_

#有些东西不会写,一辈子都写不出来(die

#真的小心(吐血


写完这个终于可以安心考试了orz



要在轮回城里寻那周府宅院是十分轻而易举的,往何处最富贵堂皇的寻去便是了。如今四处檐角门廊都挂上了庆礼的红绸与灯笼,簇簇拥拥,衬着碧瓦朱甍好不热闹。叶修随着人流进了周府大门。此时天色尚早,好时辰未到,内庭里仪式还没开,只有掌事的管家先生们和几位旁系亲属在外头应酬。叶修仗着眼力遥遥望了一眼,却是寻不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周叶] 此夜良辰(上)

final期间短小一发先,送给自己的生贺,要吃糖嘻嘻

别跟我认真_(:з」∠)_



叶修甫一入城便听这街头巷尾人口传着,周家那个金枝玉叶的小公子要成亲了。

不久前他还在春风楼的檐上藏着。春风楼一年一度的春风宴囊尽天下珍馐佳肴,一宴摆开就是三天四夜,一席千金难求。叶修在楼里藏了几天,仗着一身好轻功将这偷食做得如入无人之境般逍遥快哉。

苏沐橙养得那只胖飞鸽寻到叶修时,他正躺在一处屋顶上晒着月光一脸餍足地揉着肚子。飞鸽传书送来的只是一张小纸条,上面熟悉的簪花小楷仅仅只写了两个字。“轮回”

叶修一挑眉,不禁嘀咕自家这姑娘的心思是愈发难以捉摸了。没头没脑的短短二字仔细端详来倒是一笔...

[王叶] 焉知非福 4

1  2  3


4. 


叶修怀里正揣着一包蚕豆悄无声息地缩在王杰希房外的一处檐梁上。

夜里月悬中庭,时有时无的凉风裹着远处小荷塘送来的清香。当是良辰美景,大抵在叶修看来还是美不过这怀里炒得香喷喷的几颗蚕豆。他手里剥着蚕豆壳,视线却堪堪聚焦在室内一灯如豆下。

此时王杰希还未就寝,点着灯烛坐于案前。纸镇下压着数日前意外获得的那张纸,许是因为包过药材,他恍惚觉得鼻端似乎也隐隐萦上一股药香。指尖触及纸面,顺着方正浓墨一笔一划缓缓描摹了遍,笔锋圆润字迹端正,古怪的恰恰是端正过了头,没有了常人下笔时的浑然天成,横竖间掩盖不住得刻意。

这一...

[王叶] 焉知非福 3

1  2

叶修大大半脱马甲中

筋疲力尽的我看文嗑药去了

无双叶


虽然对字迹主人起了疑心,王杰希却只是沉默地拆下油纸妥帖地收进怀里便将此事按下不表。他心中自有思量,如今形势已转,此人在明他在暗便有心看看这人到底存了什么目的。之后数天他面上始终不动声色,又恰巧求医者病情反复,王杰希一副心思在治病救人上也无暇他顾。

邱福趁着府里众人各自埋头忙着差事,寻了空悄无声息地溜出了门。

大街上小摊子摆得满满当当,叫卖声此起彼伏。邱福随着热闹这儿瞧瞧那儿看看,一副兴致盎然的模样。他信步踱至一个堆满杂物小玩意儿的地摊前,蹲下身子,看得仔仔细细津津有味的。老板见有客上门一脸热情地凑了上来,...

[王叶] 焉知非福 2

1 走这儿

#千万别被我的取名技能给酷炫到#

放假连撸两篇,我去嗑点药


2.

邱福相当满意自己王家杂役这个身份。难得这主人家不算多事的,事实上邱福进府二十多天也只见过那年轻主人一面而已。平日里尽是被吩咐去扫扫庭院晒晒草药。想来是邱福表现得还算机灵且识得字,老管家便吩咐人带着他学习如何将成堆成堆的药材收拾归类,在这座宅邸里,这算是份顶好的差事了。邱福又是个嘴甜的人,得空就钻进厨房给那张家大婶美言几句换几块糕点甚至能吃上几次卤鸡腿。这一日一日,竟过出了一股子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滋味。


这会儿邱福刚给自己喂下那意外得来的桂花糕,心满意足地伸了伸懒腰,觉得这日头都分...

[黄叶] 谈恋爱的小故事 二

今天翻硬盘才发现以前写过的一个开头,然后顺手补了个完。作为一个纯洁清水的宝宝,我觉得我真的补完了。


#可能有人看完会分分钟想殴打我8!##依旧是土土的LOVE STORY#



黄少天的恋爱对象是叶修这事儿,估计已经全联盟人尽皆知了。


在很多人看来,就他们俩这纠缠来往这么多年早就确立关系了吧,合着原来前几年都是在驴他们呢。


黄少天也恨得牙痒痒,在这些八卦群众的眼里,就叶修那种没羞没臊没节操没下限的这两人估计早就三垒直奔全垒打了,事实上他们也只摸过小手,连嘣儿都没打过一个。这事要是传出去,他都能想象到那群人会是什么样的嘴脸了。


作为一个身心健...

[王叶]焉知非福 1

#千万别被我的取名技能给酷炫到# #猜猜叶修大大出场了没#






   1.






王杰希听到那个消息的时候,炉上正煨着药罐,已滚过两次的药汁现下正用小火熬着。他隔着布掀开盖子往里面瞧了一眼,心里算了下时间,然后点了点头。见来人还在一旁杵着,方才直起身子回视他,“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仆人低眉敛目,一脸恭谨地福了福身子,躬着腰退了几步转身离开了院子。王杰希脸上始终波澜不惊,可脑中思绪千万,视线下意识就跟着仆人远去,在那一身庄子里下仆特有的铅灰色衣衫上随意转了转就收回了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