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落落

你是我的荣耀

再逢人间又一春⬅️词在子博|随便玩玩

© 天落落
Powered by LOFTER

[王叶] 焉知非福 4

1  2  3


4. 


叶修怀里正揣着一包蚕豆悄无声息地缩在王杰希房外的一处檐梁上。

夜里月悬中庭,时有时无的凉风裹着远处小荷塘送来的清香。当是良辰美景,大抵在叶修看来还是美不过这怀里炒得香喷喷的几颗蚕豆。他手里剥着蚕豆壳,视线却堪堪聚焦在室内一灯如豆下。

此时王杰希还未就寝,点着灯烛坐于案前。纸镇下压着数日前意外获得的那张纸,许是因为包过药材,他恍惚觉得鼻端似乎也隐隐萦上一股药香。指尖触及纸面,顺着方正浓墨一笔一划缓缓描摹了遍,笔锋圆润字迹端正,古怪的恰恰是端正过了头,没有了常人下笔时的浑然天成,横竖间掩盖不住得刻意。

这一时三刻自己却偏生想不起是在何时何地见过何人写过这样的字。那个叫邱福的男人,王杰希虽然未曾仔细瞧过模样,可分明不是旧人。

那么他到底是什么人,又有什么居心?

王杰希拿起那张纸,在烛火下又仔细瞧了瞧。眼下推敲不出头绪,他便将纸左右一合,叠进桌旁一个缕空木盒里。

既然人现下就在他府里住着,言行一一都被看在眼里,暂且也不急于一时。何况他心里记挂着叶修下落,这才是让他最力不从心的地方。王杰希揉了揉额角,只觉得短短数日却是说不出的疲累。他在桌边空坐着,指节下意识地在桌面上规律地敲了起来。直到灯烛烧过一段爆了个灯花,他方起身吹灭烛火退去衣裳上了床。

 

此时已是深夜,房内灯火一灭,四周便陷入一片黑暗,唯有院中洒着点点月光。叶修还窝在梁上,心里念着王杰希方才苦恼的模样。他乍然一看到那张纸时,虽然惊讶,事实上却也不在他意料之外。这同一处宅院里生活,总有露出蛛丝马迹的时候。他却是不着急的。

叶修心下了然王杰希还未忆起那笔墨间的缘由,这出戏估摸着还能再唱上几天。他偷笑着将蚕豆往嘴里一抛,思绪却不由自主也往那字迹飘去。

想来,竟已是七八年前的事。

 

 

王杰希捡回叶修时,天边正飘着雨。

时日正值春末,离群隔世的小院子坐览群山,一片苍翠欲滴下细雨氤氲山色,四处瞧着都是雾蒙蒙的。他背着一筐刚采的草药从深山处回来,鞋底衣角都染着淤泥,右手里一把素白的油纸伞稳稳地撑过头顶。

远远看到那个身影时,那人正垂着头背后靠着竹门坐在台阶上,脸庞掩于发间阴影里瞧不真切,可王杰希一眼便知道那是叶修。脚下依旧走得不急不缓,他眼里却再也没进过旁物。

人间四月芳菲尽,这院子里的海棠花也早早已开出了盛景。

他心下只有一个念头,想着上一次见到这个人,大约也是在这样的时节。

 

走近了才发现这人右手肘上紧紧缠着一块布,已经染成了暗红色,衣衫也是血渍裹着土,到处都是一片狼藉。唯有露出来的下巴是白白净净的,衬着黑发白玉似的晃眼。王杰希居高临下地将叶修上下打量了一会儿才伸脚踢了踢他的小腿。

 

春末的山风夹着雨丝吹得人直发冷,再加上许久未进食,叶修脑子里已经是浆糊似的一片朦胧混沌。他连敲门喊人的力气都懒得出,直接往石面青苔上一坐。在这个无人问津的山中竹院前,他竟也未意识到自己就这么轻易地放松了警惕昏沉着便是要睡过去了。

半梦半醒间感受到了身旁的动静,他略微掀起眼皮,撞进一片天水碧里,银线暗纹精巧,腰封上还嵌着块玉。见那小子没有体贴的意图,叶修一撇嘴只好自己缓缓抬起头,直直望尽来人晦暗莫测的眸底。

“好久不见呀,大眼。”

王杰希垂下眼冷冷地看着叶修。面前之人依旧挂着熟悉的笑容,声音略微喑哑,周身狼狈,幕天席地,却偏生出一股闲适自得的味道。

“喂,我可是等你好久了啊。”那人见自己不回应,也不甚在意又接着开口,语气里带着埋怨,王杰希却听出了一股毫不自知的亲昵,原先心里因着一别一年无声无息而悄悄燃起的暗火就这么莫名其妙得熄了。

他微微弯下腰,将纸伞往前送了送,把叶修从斜斜吹来的细雨下挡开。

“一年不见,一出现你就把自己搞成这副模样?”

“睡一觉保证又是活蹦乱跳。况且这不是有你嘛?”叶修依旧一动不动地那样坐着,言语间里带着对自己状况的毫不在意,眸子一转,就把王杰希瞧了个仔细,“你就穿着这身去挖药?大少爷你也太败家了吧。”

王杰希迎着他的目光扯开嘴角微微笑了笑,“恩,确实败家。怎么,你羡慕吗?”

叶修这时只觉得浑身上下冷飕飕的,意识也渐渐被冻住了。他恍惚着抬起左手轻轻招了招,王杰希一挑眉顺着意思蹲下身往他面前凑了些许,执伞的手也顺势抬了抬把伞稳稳撑着。只见那人微微直起身子,伸手向自己鬓边探来,揉乱了原本梳得一丝不苟的发鬓。

“羡慕?羡慕你这簪花戴叶的模样吗?”那人指尖夹着一小片翠绿嫩叶,在他面前晃了晃。王杰希微微恍了神,眼睛里瞧着那玉葱似的手指,左手就不自主地握了上去。

“大眼,我困死了,先让我睡一觉。”这话说得含糊不清,尾音还粘在嗓子里却已没了后文。他看过去才发现那人已经合上眼,一身摇摇欲坠,堪堪要往前倒,竟是直接睡过去了。右手下意识松开伞,往前一楼,将叶修稳稳接在怀里。王杰希屏住呼吸,听着纸伞落地转了几圈便停住了,伞骨尖划过地面撞上石子,声音短暂却粗粝。

温热的鼻息在自己颈边平稳喘着,他醒过神来时这热气已经爬上脸颊,带出微微烫意,连着耳朵也悄悄红成一团。

他带着点措手不及的慌乱,眼眸四下游移着。直到明白感受到手心握着的是一片冰凉,他才稍稍稳回心神。王杰希微叹了口气,将叶修在怀中紧了紧,心里却不由又想着似乎自从与此人相识,自己这叹气的次数倒是与日俱增了。他小心避开叶修受伤的右手,将人由着拥抱的姿势架起。脚上轻轻推开竹门,王杰希半搂半抱着把人扶进了自己的房内。


评论(3)
热度(44)